马陆葡萄网
马陆葡萄网

大圩往事

发布日期:2018-12-10 01:16:47 出处:安徽网 作者:吴国辉 阅读:95

       现在的大圩,已是大名鼎鼎。

       大圩的新闻经常上头条,大圩的葡萄、大圩的美景、大圩的空气、大圩的农家乐……家喻户晓。

       但在16年前,大圩却偏于合肥一隅 ,名不见经传。当时的报纸广播电视也少能看到有关大圩的只字消息,最起码此前在我供职的新安晚报从未报道过大圩的新闻。

       初识大圩是在2002年的夏天。

       这一年3月,合肥进行了一次城市区划调整。大致以南淝河、板桥河、老环城路、金寨路为区界,将原来的东市区、中市区、西市区和郊区进行了重新调整,并分别更名为瑶海区、庐阳区、蜀山区、包河区。

        由于包河区与其他几个区不一样,是由郊到城,因此乘机宣传推销自己的意愿极其强烈。包河区成立不到2个月,便与新安晚报合作,推出了大型系列报道“新包河 新梦想”,全方面、多角度、立体式地宣传了包河的过去和未来,优势和愿景。包河区一时成为合肥市区划调整后宣传的亮点和焦点,在省内外的知名度迅速提高。

       记得在做“新包河 新梦想”报道的那段时间里,为了让我们对新成立的包河区有一个感性认识,区委宣传部李保国、陈飙、吴光艳、洪书霞等人带着我们走马观花,几乎将新包河区跑了一个遍。也就是在这次实地踏访中,我第一次到了大圩。

      大圩当时是乡不是镇,位于合肥东南“上风口”,东临南淝河,南望巢湖,由于地理位置独特,生态环境好,有人将大圩比喻为镶嵌在滨湖城市中的天然翡翠。

       也许是匆匆而过,这一次实地踏访,大圩给我的印象并不怎么样。圩内人烟稀少,一片荒蛮,道路很窄,而且都是已经破损的水泥路,车辆驶过会带起一尾灰尘,除了沟渠和道路,圩内没有任何公共基础设施,也没有一家农家乐。

       那天,我们驾车穿过大圩后,到达巢湖岸边,眼前郁郁葱葱的一大片森林倒是引起了我们注意。当时在合肥还很少能看见这样大片森林,森林中沟渠相连,倒影如画,阳光穿过树叶洒在沟渠里,波光粼粼,大家连连称赞这是一个好地方。这片森林就是现在家喻户晓的合肥滨湖湿地公园。

(二)

      大圩开始走进合肥人视野,并引起公众关注,应该是缘于我们新安晚报的一次策划。

      2003年3月初,我参加了安徽省绿化委员会的一个植树造林会议。因为自己的亲身经历,我突然生起一个念头,随着城市的发展,都市人离大自然越来越远,在钢筋混凝土的世界,我们连亲手栽一棵小树苗似乎都成了遥不可及的奢望。新安晚报作为一份“为老百姓办,给老百姓看”的报纸,能否在全国“3.12”植树节期间搞一个“家庭植树节”活动?

      我将此想法与当时的安徽省绿化委员会办公室主任荚福生说了以后,他非常感兴趣,并愿意作为主办方之一。他说这是动员市民参加义务植树的一种好形式,是对他们工作的支持。

      会议结束后的当晚,我就开始寻找能够提供植树的地方。首先与蜀山区委宣传部一位同志进行了联系,他未置可否,只是说要向区领导汇报一下。我随即又给包河区委宣传部洪书霞打了一个电话,说明来意后,电话那头我听到了她的大嗓门声音:“好事。?颐亲,你等着,我十分钟之内给你答复。”

       果然十分钟后,她给我回了电话,说大圩乡张玉轩书记愿意提供植树的地方,约定明天上午8点半她来报社接我,一起去大圩当面落实。真是雷厉风行啊。

       就这样,我第二次走进大圩。

       按照约定,我和洪书霞准时到达了乡政府的张玉轩办公室,我们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很快就将家庭植树节的活动方案给敲定了。宣传部副部长出身的张玉轩爽快地说,你们只需要负责宣传和市民招募的事,其他的植树场地平整、树苗和植树工具准备等统统由大圩乡负责。

       一开始我还担心响应者不多,事先约请了许春樵、苏北、江泓、莫幼群等多位知名作家参加,想通过名人效应带动读者的参与热情。没想到,招募消息在新安晚报见报后不到2天,50个家庭的名额就报满了,很多熟悉的朋友竟然来找我“开后门”参加。

      3月9日早晨,首届新安家庭树节在大圩准时开幕,50个家庭200多人一下子涌进了大圩。省林业厅、省绿化委员会领导也到现场参加植树。圩区的农民们都好奇地过来围观,但他们的眼神明显带着困惑和不解,有一些人甚至私下议论,说乡政府“搞花架子”。

       这是我第一次与张玉轩打交道,他的号召力和行动力令我惊讶,到达植树现场时,我们发现“新安家庭植树园”的大牌子已高高耸立,四周插上了五颜六色的彩旗,更没有想到的是,他还组织了一个威风锣鼓队前来助阵。

       这天,可能是大圩有史以来第一次迎来这么多的合肥市民,也可能是大圩历史上第一次这么热闹。植树现场完全可以用“人声鼎沸,红旗招展,锣鼓喧天”来形容。

       就是这在样一种热烈的气氛下,50多个家庭植下了他们的亲情树、成才树、团圆树、长寿树、爱情树……

       他们有一家三口,有祖孙三代,有正醉入爱河的二人世界。在这个大好的春光里,他们将自己的树苗和愿望一起植在了大圩。植完树后,心细的大圩乡工作人员又为每一位家庭准备了一个精致的小标签,大家将自己的姓名写在上面,挂在了树枝上。田野上一阵风吹过,这些小小的标签在树枝上左右摇曳,好像是恋恋不舍地向主人示意:“一定要常来看我哟”。新安家庭植树节就这样使合肥市民第一次走进大圩进行了零距离亲密接触,他们从此对大圩有了一份惦记和向往。

      此后每年的植树季节,新安晚报与大圩乡政府都会组织一次家庭植树活动,一直坚持到2011年。由于入园植树的家庭越来越多,“新安家庭植树园”也形成了一条长长的绿色景观带。每年都会有市民自发来到大圩,给自己种下的许愿树浇水培土。

       后来我在网上看到过一位参与者写的一篇文章,生动映证了新安家庭植树节为联络市民和大圩之间的情感所起的桥梁和纽带作用。文章写道:“2003年春天,在当时包河大圩乡种下的那颗爱情树。到现在,我还记得当时那场面,那热闹,那欢腾。当时我和现在的老公还是热恋中的情侣。他挖坑来,我浇水,共同种下了一颗小树,希望我们的爱情能和小树随着岁月一起成长。八年时间一晃就过去啦。我和老公的爱情也即将开花结果了。八年来,我们越来越默契,越来越相爱。我们有了自己的小窝,迈进了婚姻的殿堂。再过两个多月,我们的宝宝就要从肚皮里钻出来和我们见面啦!作为一个内心幸福满满的准妈妈,我分外想念当年种下的那颗小树。植树节要到了,我和老公决定要去找寻当年的小树,再给它施施肥浇浇水,谢谢它见证了我们的爱情,也庇佑了我们的爱情,也算是还愿了吧。我还想偷偷对它许愿,保佑我们的孩子健健康康茁壮成长。”


(三)

       新安家庭植树节是大圩举办的第一个节日,它在某种意义上起到了唤醒大圩的作用.

       新安家庭植树节活动结束不久后的一个双休日,大圩乡党委书记张玉轩急不可耐地邀请我和洪书霞再次到大圩镇“聊一聊”。

       尽管当时有一些农民对新安家庭植树节不太理解,但张玉轩敏锐地意识到,名不见经传的大圩需要通过举办更多这样的节日,来将这块未开垦的处女地推介给合肥,推介给安徽,甚至全国。

       一见面,张玉轩就兴奋地告诉我,福建一位老板看到新安家庭植树节新闻报道后,已找上门来,承诺带资金入驻大圩,而且指定要选“新安家庭植树园”正对面的一块地做农家乐项目。

       这天,张玉轩带着我和洪书霞对大圩进行了一次“深度游”,我这才发现,原来大圩除了传统的农耕外,竟藏有万亩油菜花,千亩葡萄园,还有那么多的莲藕塘……

       回到张玉轩办公室后,我们很快达成共识,新安晚报与大圩乡镇府继续合作,再办两个节日:一个是大圩菜花节,一个是大圩葡萄节。乘热打铁,一鼓作气,将大圩宣传出去。

       后来,“大圩菜花节”举办了几届后,由于合肥禁止秸杆焚烧,油菜种植面积减少,中途停办了,但大圩葡萄节一直延续到今天,每年一届。

       由于大圩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土壤条件,历史上就有种植葡萄的传统,但因宣传不够,养在深闺人未识,没有人知道大圩的葡萄。而且,以前都是自己采摘下来拉到城里去卖,运输和人工成本太高,一年下来赚不到几个钱。有的葡萄卖不出去,都烂在了地里。因为赚不到钱,一些农民甚至将葡萄园荒废在那里,出去打工了。

       将大圩的葡萄卖出去,帮助农民致富,当时已经成了乡政府急需解决的问题。因此,大圩葡萄节这个策划最初的想法很朴素简单,就是通过宣传吆喝,帮农民卖葡萄。

       2003年8月份的一天,大圩第一届葡萄节正式登。?淙还婺2皇呛艽,但在新安晚报上的宣传力度非常大。为了一炮打响,新安晚报前期几乎是整版整版地进行了轰炸式的报道。

       当时合肥周边搞葡萄种植的不止大圩一个地方,为了突出大圩的优势与不同,我们抓住了二个宣传点,一个是“大圩,合肥的吐鲁番”,将大圩的葡萄与新疆的葡萄挂起钩来,一下子吊起了合肥市民的口味,大圩的葡萄真的这么好吃?另一个点是“自已亲手采摘的葡萄更甜蜜”,葡萄大家都吃过,但亲自下田采摘葡萄可能很多城里人都没有体验过。

       果不其然,这样的宣传定位起到了预想的效果。葡萄节一开幕,成千上万的合肥市民纷纷带着新鲜感和好奇心来到大圩。果农们坐在家里不动,就卖起了葡萄。

       从无人问津,到游人纷至沓来,从烂在田里,到市民争相采摘,大圩农民首次尝到了举办葡萄节的甜头。自然也消除了先前对乡政府举办植树节、菜花节的种种误解。

       如今,大圩葡萄已成为合肥包河区一张响当当的名片了,而大圩葡萄节也早已成为合肥人休闲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个节日。

      现在即使不做任何宣传,每到葡萄熟了的季节,合肥人就会不邀自来,或朋友结伴,或全家出动,或单位组织。

      现在大圩葡萄种植面积已超过1万亩,葡萄节期间接待游客也已超过百万人次,这是当初大圩人做梦也不敢想的。

(四)

        可以这么说,当初大圩葡萄节的举办带动了后来大圩葡萄产业的迅猛发展,大圩的葡萄产业发展,又带动了乡村旅游和观光农业的发展,而乡村旅游和观光农业的发展,又带动了大圩乡村建设的全面发展……

      从2003年第一届大圩葡萄节开始,一路走来,已办了16届,无论从规模,还是从内涵上,今天的大圩葡萄节都已和当年不可同日而语了。今天的大圩葡萄节已成为集采摘、美食、休闲、旅游、观光、文化、体育健身为一体的综合性节日。大圩也由当初名不见经传的偏僻乡村成为合肥人最爱光顾的“城市后花园”,寄托乡愁的美丽乡村。

       现在的大圩已获得了10多个“国字号”的招牌和荣誉:全国文明村镇、国家级生态镇、全国农业旅游示范点、国家级都市农业公园、全国生态乡镇、国家AAAA级生态旅游景区、全国休闲渔业示范基地、中国最美湖区等等。这对于一个乡镇来说,已经创造了奇迹,但大圩人仍没有停下他们不断进取和创新的步伐。

       今年8月2日,我在大圩参加全省乡村振兴研讨会时见到了大圩镇党委书记钱炳,他用带着浓重安庆口音的普通话透露了大圩的最新目标:“将大圩打造成生活品质新高地,成为合肥市、甚至安徽省能够留住乡愁的标杆。下一步,还要打造成国际品质的生活高地。”

       可以预见,一个崭新的大圩即将展现在我们眼前。

       回首大圩葡萄节往事,我觉得应该向一个群体表示敬意。他们便是包河区和大圩镇宣传战线上的同志。

       经常在不同的场合,包河区的一些领导都会说:“没有新安晚报,就没有今天的大圩。”这话让我们受之有愧,其实,真正的功臣是包河区和大圩镇宣传战线上的同志。

       从第一届葡萄节开始,每年葡萄节开幕前,大圩都会照例请我们去“聊一聊”。我因此先后结识了在大圩镇负责宣传工作的李爱文、王业云、姜小飞、杨永凤四任委员,他们是历届大圩葡萄节的一线操盘手。他们有一个共同特点:能说会干,愿吃苦,有激情,有想法,宣传策划能力和执行能力都非常出色。

      小小的葡萄能做成今天这样的“大文章”,除了包河区和大圩镇历届领导的正确决策外,与这些宣传战线上的同志辛勤工作和默默奉献是分不开的。